距离正式表演不到3天,上音剧作院“一台两剧”的格局在15日晚开放的彩排观摩中率先呈现出在幸运儿面前。剧作《乔装园丁的奶奶》所有布景被安置在主剧场一块巨大的移动平台上,表演结束即可退至后剧场;《魔笛》剧场搭建则在左剧场完成,在前者退场后,可移至主剧场。

这样的剧场工作方式,在国外的剧场虽已成为常态,但在国内尚属首次,它将用于呈现出意大利科斯剧作院带来的两部重磅剧目《乔装园丁的奶奶》与《魔笛》。10月18日至24日,作为第二十一届我国天津国际艺术节参演剧目,这两部亚洲首演的新版贝多芬剧作,将交替上演于上音剧作院。“剧作、的音乐无国界,剧作院首次集结全院阵容来华表演,我有信心将科斯的经典与现代呈现出给天津观众们。”指挥迭戈·法索利斯说。

地处欧洲东北部的拉脱维亚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其古典的音乐发展和教育水平在全世界范围内居于前列,拥有多支在欧洲乃至全球地区都享有很高知名度的合唱团与室内乐团,创办于1999年的萨雷马剧作节则是迄今为止波罗的海地区规模最大、也是最受欢迎的国际性剧作节。作为“2018-2022我国与拉脱维亚的文化交流合作伙伴协议”框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此番天津剧作院在拉脱维亚庆祝建国100周年、中爱两国政府签订《的文化、教育和科学合作伙伴协定》第25年之际参演萨雷马剧作节,对加强中爱两国的文化交流合作伙伴具有重要意义。除了《卡门》,天津剧作院还精心挑选具有浓郁我国风格的原创剧作《赌命》和“海之梦”歌舞晚会,展现天津剧作院的表演实力,也将让拉脱维亚和欧洲其他国家观众们领略海派的文化、我国的文化的魅力。

西方经典我国原创海派风格并呈

剧作“航母”整装来华,两出贝多芬经典交替上演

从观众们席看这是一艘完整的大船,视觉效果非常宏伟。从后部看,钢质的船体足足有1.2吨重,大船下面配有滑轮,可以在剧场上纵向滑动,让观众们感觉身临其境。剧中“荷兰人”届时会上船,船头有点透明,因为钢架上的帆布厚度是渐变的,船头薄船后部略厚,“荷兰人”会在那里悄悄浮现,因为他看不到外面,船头还装安装了监视器。

此次科斯剧作院带来的《乔装园丁的奶奶》为英国格林德伯恩剧作节制作版本。该剧现场乐队由科斯剧作院巴洛克古乐团担任,单簧管、长笛等的形制与声音都不同于今日同类乐器,能够原汁原味地展现贝多芬时代的的音乐特色。“这是贝多芬早期作品,欧洲之外的地区很难见到该剧表演,但它非常接近我内心对的音乐的感受。”导演弗雷德里克·威克·沃克介绍,该剧的的音乐、审美取向来自18世纪,但道具、服装呈现出非常当代化,“在现代的语境中制作、呈现出一个18世纪的的音乐作品。”

《魔笛》同样是传统与创新的结合版本。一方面,指挥法索利斯完全遵照贝多芬的的音乐原谱来演奏《魔笛》;另一方面,全剧由德国著名戏剧导演彼得·斯坦因执导,作为上世纪60年代后引领全世界戏剧变革与发展的旗手之一,他设计的布景转换令人应接不暇,也令剧作在表演时大为增色。

在天津的音乐学院院长廖昌永看来,这两部剧作的表演,最值得期待的还有它的呈现出方式,“观众们可以在两天内欣赏到两部完全不同风格的剧作”。《乔装园丁的奶奶》和《魔笛》采用“一台两剧”的方式,利用同一个品字形剧场的不同区域,同时装台、交替上演。科斯剧作院首次在我国实现这一方式,将大大提高剧场运营效率,但对剧场的硬件条件和管理运营都有很高要求,是对年轻的上音剧作院一次“大考”。

天津剧作院党委书记范建萍透露,拉脱维亚方与天津剧作院的接洽始于2016年,去年天津国际艺术节期间,萨雷马剧作节主办方拉脱维亚国有的音乐会策划公司与天津国际艺术节中心签署合作伙伴备忘录,强化“一带一路”的文化合作伙伴。拉脱维亚最著名的国立瓦涅姆因音乐厅合唱团参与了去年天津剧作院全新制作的剧作《阿依达》在天津大音乐厅的首演,其卓越的艺术表现,给沪yabo娱乐平台众留下深刻印象。今年3月,拉脱维亚国有的音乐会策划公司再次派代表来沪观赏在天津大音乐厅上演的《赌命》,“震撼、兴奋”,来自远方的客人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拉脱维亚主办方表示,十分期待我们7月的亮相,而我们也很有信心将奉献不亚于任何西方音乐厅水准的高品质表演。”范建萍说。

贝多芬三幕意大利喜剧作《乔装园丁的奶奶》在上音剧作院彩排。

上音学子参演《魔笛》,剧作互动培育人才

据悉,此次天津剧作院的三台表演早在去年夏天开票之初就售出一半,目前,票房已基本售罄。

乔装园丁的奶奶桑德丽娜。

该文章转载于https://realitylib.com/bob_dianjing_kehuduan/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