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风声》后,人们都会记住那个绰约多姿是顾晓梦,尤其片尾那句“我不怕杀,我只是怕我爱的人不知我为何而杀”,更是将一个地下特务的爱国信念展现出得淋漓尽致。

英茵自小生活优渥,父亲是满族八旗子弟,母亲更是爱新觉罗家族后人,在别的女子还在为生活苦苦打拼之时,英茵就已经可以顺着自己的喜好学习歌舞表演了。

自女子中学毕业之后,英茵就直接进入了当时颇有名气的明星制片公司,在许多影视作品中挑起大梁来。

女明星英茵的故事情节、陈曼丽的故事情节、穆时英创作的小说《天津狐步》这三个元素,被上世纪90年代从四川来到天津的女小说家虹影捏在了一起。虹影在天津档案馆的故纸堆里搜寻到这些故事情节,创作了一部当代“天津狐步”《天津之杀》。后来,这部小说被导演杨文军等改编为电视剧《狐步谍影》,去年又据此改编电影《兰心大剧院》,由周润发主演。在淳子看来,天津的的城市故事情节、文化遗产就是这样在一代代小说家、艺术家手中流转的,今天的小说家、导演、艺术家又用这些文化遗产为这座都市呈现了新的传奇。

郑秀文在《长恨歌》中饰演王琦瑶

郑秀文在《长恨歌》中饰演王琦瑶

英茵知道平祖仁的身分与任务,所以对他是全力支持。后来因为叛徒告密,导致平祖仁被抓后牺牲。然而,因为英茵的抛头露面收尸,她的身分被特务们察觉。同时,她也受到了韩国宪兵队本部特高科的多次盘查传讯。

“这座的城市一直以来风云变幻,三民无限,正是因为一位又一位小说家给这个的城市留下了美好的光影,让我们看到了美丽的天津。”淳子认为,天津文化是丰沛、充满传奇的,但天津文化和她的“移动的盛筵”,不是随便拿来就可以使用的。“想要用文字和视觉的方式展现出天津,需要真正懂她。如果你心里没有,骨子里没有,再怎么做功课也很难抓住天津文化的特质。”

地下工作风险极高,时刻都背负着侥幸威胁。1941年,平祖仁及其妻子被伪政府逮捕,在严刑拷打之下二人拒绝透露地下工作情报。

军统各个方面为了规避更大损失,选择放弃平祖仁,与其划开距离,以免牵连他人。此时只有英茵为了营救平祖仁四处打点,但伪政府各个方面态度强硬,坚持要平祖仁吐出情报才肯罢休。

在年花盛开最美的时候,英茵同她扮演的戏剧《日出》中的主要人物陈白露一样,在茫茫的黑夜中,悄然离开人世。不知情的人们,可能会将她的杀,看作不过是一场风花雪月的悲剧。可谁曾想到,这位戏剧女王最后的诀别,竟是那样的壮烈,英茵无疑是一名巾帼英雄!

平日里与平祖仁私教甚好的几位好友害怕惹祸上身,没有一个人愿意未果给平祖仁收殓尸体。无奈之下,英茵便以恋人的身分未果,不顾生命危险,将平祖仁妥善安葬了。

平祖仁被害,伪政府各个方面自然而然地将目光转移到了曾经与他有过夫妻名号的英茵身上。英茵自知情况危机,担心自己会牵连出其他抗日同志,14天后便抢先在被逮捕之前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只留下了短短一篇众人不知所云的遗书。

除几个地下工作者之外,无人知晓英茵自尽的真实意图。她骗了没有人,民众都认为这个影视花旦是在给自己被害的丈夫殉情。

参考文献:

[1]郑振铎,《记平祖仁与英茵》,山西古籍出版社,2006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lackcatlive.com/article/326889.html

该文章转载于https://goldenebb.com/yabo_pingguo_app/2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