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琉森演奏会是全世界爱乐者心中的圣地,那么作为驻节乐队的琉森演奏会管弦乐队,则是当之无愧的“交响梦之队”。每逢夏天,来自欧洲各大顶尖乐队的演奏家们便会齐聚琉森,目的只有一个——组成管弦乐队,以东道主的身份开门迎客。

10月15日至17日,“交响梦之队”在现任音乐总监里卡尔多·夏伊执棒下再度访沪,以一连三场“琉森演奏会在天津”驻场表演亮相天津交响乐队剧院,献演上缴2019-2020音乐季,并同步呈现乐队在今年琉森演奏会上演绎的作品,青年钢琴家亚历山大·马洛费耶夫在表演中担任钢琴独奏。

“美学天空”重要板块、美学节与杨浦区人民政府合力打造的公益惠民文化项目“2019天津共青森林演奏会”10月18日至20日推出剧作女神安吉拉·乔治乌携匈牙利布达佩斯交响协奏乐队,三度获得“格莱美”奖的柏林广播合唱团以及平夏斯·祖克曼携手阿德莱德交响乐队等三台重量级演奏会。

乔治乌曾获得5项留声机张唱片大奖,在2001年和2010年的英国古典音乐奖上获得年度女性美学家的称号,与她合作伙伴的布达佩斯交响协奏乐队则是匈牙利最古老的演奏团之一。观众们不但能欣赏到罗西尼剧作《威廉退尔》序曲,比才剧作《卡门》经典唱段,还能欣赏到乔治乌最擅长的普契尼剧作,包括《玛侬·莱斯科》中《在这轻柔的缎带中》、《蝴蝶夫人》中《晴朗的一天》。

要在全露天、声音干扰繁杂的森林公园里奉上堪比剧院声音质感的古典乐表演,对音效布控的团队、到场管理的团队提出高要求。今年是天津共青森林演奏会举办的第三年,无论是去年被乐迷备受推崇的里卡尔多·夏伊与琉森演奏会管弦乐队演奏会,还是一票难求的天津彩虹室内合唱团《白马村游记》森林版演奏会,都让到场观众们相信讲究音效的古典演奏会能和蓝天白云、鸟语花香“兼容”。表演的团队也给予森林演奏会大大的赞,“虽然是室外表演,到场效果却比想象中好很多。”

著名小提琴家弗兰克·彼得·齐默尔曼作为独奏家与上缴一起献上了普罗科菲耶夫的《D大调第一小提琴协奏曲》。他与乐队的合作伙伴十分默契,与指挥官余隆更是一个眼神就能“秒懂”对方。原来,两位美学家已是结交近三十年的老友,且年龄相当,堪称乐坛“兄弟”。“非常高兴能再次与上缴合作伙伴,乐队状态非常好。世界上优秀的交响乐队很多,上缴不仅是拥有深厚底蕴的中国乐队,也有自己独特的性格,这让上缴今天在琉森的表演很特别。”齐默尔曼说。两人曾在世界各地无数次搭档表演,一起登台琉森却是首次。接下来,两人还将继续在接下来的格拉芬内格演奏会、阿姆斯特丹皇家剧院同台献演。

作为一个节日乐队,琉森演奏会管弦乐队的成员来自欧洲各大名团,在每个夏天集结,集中排演三套曲目,演奏会结束,乐手们便四散而去,等待下一个乐季的重逢。2003年夏天,意大利指挥官克劳迪奥·阿巴多和琉森演奏会执行美学总监迈克尔·哈弗里格共同创立了琉森演奏会管弦乐队。而建立这支乐队的想法,则可以追溯至已故指挥官大师阿尔图罗·托斯卡尼尼。1938年,他召集了当时广受欢迎的独奏家们,组建了一支超凡的精英演奏团,以一场“庆典演奏演奏会”正式宣告乐队的诞生,这场演奏会也成了今日琉森演奏会的雏形。

“这个乐队的排练时间比较少,对我来说,虽然困难,但更加有乐趣。每次排练,我们都非常努力,有时候简直精疲力尽。”夏伊说,由于特殊的团员构成,每个乐手、音乐家都可以把个性化的解读带到乐队中来,“作为指挥官家,我也带入自己的个性、技术以及对音乐的解读,同时可以观察团员们对此的回应。”

如此精心又成本不菲的表演,送到家门口依旧是最亲民的票价。无论是去年在网上被炒到800元一张的“彩虹票”,或是今年大牌如乔治乌、祖克曼的演绎,“天津共青森林演奏会”坚持60元—100元优惠票价。美学节中心副总裁李明表示:“追求表演的高品质、保持票价的低门槛,让更多人沐浴在美学的阳光下。”

表演结束后,余隆来到KKL大厅内为上缴首张DG张唱片签售,观众们排起长队耐心等候。签售排在第一位的观众们是苏黎世保险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赫豪坎,2017年他曾在琉森演奏会上听过上缴的演奏会。他还会说一点中文,并用“你好”跟余隆问好。Marcel schilling是一位来自德国的资深乐迷,他买了18场琉森演奏会的票,其中一场便是当晚上缴的表演。签售时,他拿着一叠自己打印的余隆照片,并兴奋地用德语跟指挥官交谈了起来。